南充网 | 顺庆 | 高坪 | 嘉陵 | 蓬安 | 营山 | 仪陇 | 阆中 | 南部 | 西充 | 南充论坛 | 南充家园| 会员中心
首页 | 新闻 | 图库 | 人才 | 体育 | 旅游 | 健康 | 教育 | 婚嫁 | 房产 | 汽车 | 3D电子书 | 在线留言
主页 > 新闻 > 周边新闻 > 正文

滕县保卫战 川军狙击鬼子“一石三鸟”

2015年07月19日18:58南充 果城网不详我要评论(0)
字号:T|T

任世淦获得的日方资料(翻译本)里,记载了川军士兵“一石三鸟”的事迹。梁斌摄影

  壮士出川——重走抗战路

  全球寻访川人抗战足迹大型系列报道 22

  第七站·山东

  122师师长王铭章在滕县城破转移作战时,腹部中数弹殉国

  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梁斌山东滕州特别报道

  这几年,每到清明节或爷爷王麟的祭日,王愔都来到山东滕州(原滕县),对着石塔默默哀悼。1938年3月17日,是王麟牺牲的日子,滕县保卫战最悲壮的时刻,也是川军22集团军守城官兵以血肉之躯在滕县浴血抗敌、大多壮烈殉城的一天。

  在这场激战中,日军进攻部队达1万多人,且有飞机、坦克、大炮。不为人知的是,一名川军的狙击子弹竟“一石三鸟”,贯通了机关枪队长的身体,穿刺了联队长的背部,还在另一个军官的胸部掠过。

  更加来之不易的成果是,川军在滕县县城以血肉之躯拖住日军两三天。为台儿庄战役的最终胜利赢得了宝贵时间。李宗仁高度评价说:“临沂、滕县两役,都是台儿庄大捷前,最光辉的序幕战。”

  1938年3月16日下午

  川军一颗狙击枪弹

  日军一死一伤一险

  16日中午,激战一上午后,日军的进攻总算消停了一会。滕县城墙有几处被炸塌。滕县前敌总指挥、122师师长王铭章命令,将城内几家盐店、粮行的上千包食盐和粮食都搬来,填补城墙缺口。

  下午,日军攻击更为猛烈,也更有针对性。日军使用炮火和飞机,对准城墙疯狂轰炸、炮击。川军上午刚补上去的1个连,2个多小时就伤亡殆尽,只得又补上去另一个连。

  在这样的劣势中,川军瞅准时机,用一颗狙击枪弹竟然达到了“一石三鸟”的效果。滕县战役研究专家任世淦从日方搜集到的资料,讲述了整个过程:

  “联队长赤柴八重藏与第一大队长一起,站在离敌人前150公尺远的速射炮旁进行战斗指导。下午一点多钟,受到了从70公尺地方射出的狙击枪弹(的攻击),先是贯通了左边第一机关枪中队合田犹太的身体,然后穿刺联队长的背部,最后掠过右边末永大队长的胸部飞走。”

  这份资料还显示:“联队长负了重伤,但拒绝军医提出的往后方输送医院的意见,只接受破伤风预防注射及紧急治疗。”

  任世淦每当念起这份资料,都慷慨激昂。他说:“一颗子弹达到了一死一伤一险的效果,这份几乎不被人所知的战绩,显示了川军不仅敢于拼,而且善于打。”

  攻城受到挫折的日军,改变了进攻方法。他们采用波浪式的冲击方法,前后3波连续冲击,每波相距200米,同时用火炮轰击城墙内200多米的距离,以拦阻城内援军的增援。

  城墙上的川军奋力抵抗,将第一波冲击的100多名日军杀伤大半,但他们也几乎全军覆没。增援的川军在路上遭遇日军猛烈炮击,一时间无法赶到。

  等到增援的连队赶到阵地时,日军第二波50多人已经冲到眼皮底下,双方距离10-20米。这么近的距离,已经无法使用手榴弹,川军勇敢地迎上去,与日军展开肉搏战。大刀对刺刀,到处是刀光剑影。最终,日军一个排全军覆没,但这个连也仅剩20多人。

  在肉搏战的同时,另一股40多人的日军乘机突入城内,占据了几所房子。滕县城防被撕出一个口子,非常危险。如果日军继续冲击,恐怕大部队就会冲入城内了。好在当时已是黄昏,很快就要天黑。日军不擅长夜战,没有在夜晚继续进攻,滕县转危为安。

  但那40多名钻进滕县城内的日军,必须要将其歼灭。川军集中一个连发动夜袭,日军没有退路,只能死守。激战一通后,日军伤亡20多人,还剩下20多人死守在几间房屋里,向外疯狂扫射,川军这个连冲不进去。

  川军再次使用1个连夜袭。他们拿着大刀、手榴弹,迎着日军的机枪扫射冲锋上去。最终,该连以伤亡两个排长和70多人的代价,终于将这股日军全部歼灭。

  这一天的作战结束了。一天时间,滕县被日军炮击上万发,城内大半建筑被炸毁,从东城门到东关不到1里的电话线,前后被炸断25次。

  城中的伙夫冒着炮火将饭送到城墙边时,饭里全是炮弹爆炸扬起的尘土,几乎无法下咽。

  可以说,22集团军各部此前20多年发射过的炮弹,还抵不上日军这一天用的。

  当晚,王铭章到第一线巡视,勉励守城司令张宣武说:太辛苦了,这点人居然支持了一天。

  当天,汤恩伯第20军团先头部队终于赶来了,却在滕县以南南沙河附近的龙山、虎山地区,被日军负责伏击的第63联队迎面拦住。由于是遭遇战,汤恩伯部的先头部队没有任何防御工事可以借助,火力兵力又不及,很快被日军击败。

  在滕县附近作战的川军45军,基本上被日军击溃,除第370旅、372旅残部几百人,以及727团2个营先后退入滕县以外,其他各部自身难保,向西面的微山湖、南面的枣庄方向突围。

  进入滕县的几百人都是被打残的部队,对防御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。滕县估计守不住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王铭章完全可以率部撤退,至少可以离开滕县,但他却仍然奋力死守滕县。

  王铭章明白,他每在滕县多坚持一秒,台儿庄战役就多一分获胜的把握。

  1938年3月17日上午

  成都买的一截香肠

  成为最后一顿午餐

  从2001年起,王愔踏上了寻找爷爷王麟足迹的历程。山东滕县、四川北川、重庆荣昌都去过,了解了不少爷爷的故事。最让她难忘的,是爷爷王麟死前的一顿午餐。

  1938年3月17日中午,尽管守城形势已经非常严峻,王麟仍取出从成都三道拐街肉包子铺买的香肠当午餐吃了。上面落满了被炮火掀起的尘土,但他在死前享受了一顿家乡的美味。

  之前几小时,天刚刚亮,日军就迫不及待地发动全面进攻。日军一改前一天选一面攻击的方法,开始不计伤亡地全面攻击。他们的攻击方向也不再是东门,而是从四面八方进攻滕县。

  日军大大增强了攻击火力,调集60多门大炮,20多架飞机,几十辆坦克,从滕县四面进攻。此次炮击和轰炸远远超过前一天的强度,滕县全城除一所美国人的教堂外,其他大小房屋全被轰平,成为一堆瓦砾。

  张宣武趁着炮击空隙,从264旅旅团返回722团团部的时候,竟然无法找到回去的路。短短1个小时后,张宣武刚走过的几条大街全部被炸成一堆堆碎石,根本分不清之前是什么地方了。全城木质结构房子则全都燃烧,到处是火海。

  猛烈炮击后,日军以10多辆坦克掩护,全线冲击滕县。川军在日军的炮击中伤亡很大。很多人被炸断手臂大腿,但仍用剩下的残肢奋力抵抗。日军只要靠近城墙,立即会遭到手榴弹的猛烈攻击。激战整整一个上午,日军居然无法前进一步。

  不过,此时的滕县已经非常危险了。城墙又被炸出几个大缺口,日军以七八辆坦克掩护100多步兵,直接从缺口冲入城内。这里的守军是川军一个连队。他们用手榴弹炸毁日军2辆坦克,炸死日军60多人。但该连官兵非死即伤,已经没有人能够作战了,60多个日军冲入城内。

  川军把最后可以使用的727团的一个连队派来增援。该连由连长张荃馨带领,150多人猛投手榴弹,接着挥舞大刀冲入日军中肉搏。经过20分钟激战,这股日军被全歼,但全连仅剩15人没受伤,包括张荃馨在内的近100人光荣殉国。

  1938年3月17日下午

  王铭章最后的电报

  决以死拼以报国家

  激战到17日下午,滕县还在川军手中。

  日军第10师团长矶谷廉介对此不满,他打电话严厉训斥濑谷旅团长:滕县附近的川军是中国军队中战斗力弱的部队。旅团作为日本的精锐部队,从14日开始连续作战4天居然还没占领滕县,实为皇军的耻辱。

  濑谷旅团长决定孤注一掷,他调动旅团全部重炮轰击滕县,开始了最大规模的总攻击。旅团重炮部队多达12门的150毫米重炮配合30架飞机,密集轰击缺口最多的城南关。

  驻守此处的川军2个连的防御工事,不足以抵抗这样的重炮,当场被炸死半数以上。城南的城墙被完全炸倒,在城外根本看不出这里还有过城墙。日军集中600多人,在10辆坦克掩护下,从南关冲入滕县,滕县被攻破。

  南关残存的少量川军,在370旅旅长吕康率领下进行最后的抵抗。激战1个多小时后,这股川军全军覆没,吕康中弹受重伤,城南被日军攻陷。

  与此同时,日军一举冲入东关。东关川军的手榴弹已经用完,只能以肉搏战迎击日军。双方激烈拼杀1个多小时后,东关川军也几乎全部牺牲。740团团长王麟率领部下死战不退,头部被一发炮弹击中,当场殉国。副团长何煋荣赶忙指挥卫兵,将王麟抬到王铭章处。

  王铭章非常镇定,他命令何煋荣指挥部队继续抵抗。何煋荣满身烟尘,军帽沿半边烧焦,满身满脸黑灰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。后来从师部幸存出来的人说,当时若不是看见那双眼睛,就认不出眼前这个黑乎乎的人是谁了。

  由于城南城东都被攻破,王铭章的指挥部被日军炮火猛烈轰击。王铭章为继续指挥川军巷战,被迫转移指挥阵地到城中。

  日军异常猛烈的攻击,使王铭章意识到最后的时刻就将来临。下午3点左右,王铭章向临城集团军总部发出守城以来的最后一道电文:

  立到,临城,军长孙,○密。独立山方面本日无友军枪声,想系被敌阻止。目前,敌用野炮飞机,从晨至午不断猛轰,城墙缺口数处,敌步兵屡登城屡被击退。职忆委座成仁之训,开封面谕嘉慰之词,决以死拼,以报国家,以报知遇。谨呈。王铭章。叩。

  这道电文后来被作为41军全体官兵在抗战中的背诵词,在各种庄严场合,如宣誓、追悼、集会、升旗以及组织敢死队冲锋时,都要集体背诵。如今,许多人读到这封电文中的“友军无枪声”,就能想到,当时的王铭章是何其悲壮。

  王铭章发出电报后,日军数千人拥入滕县,剩余的川军和日军拼死巷战。由于日军冲入城内数量太多,川军各部逐步陷入包围中,相互之间的联系被切断。

  此时,城墙上的日军已经发现王铭章的指挥部,立即调动火炮轰击,王铭章只得带领部属赶往日军最少的西关继续抵抗。可惜当时城内到处都是日军,到处都在激战。王铭章在转移的时候,突然遭遇日军重机枪部队的猛烈扫射。

  王铭章腹部被击中数弹。当时川军装备低劣,救护全靠云南白药。卫士取出云南白药,试图让王铭章口服,王铭章已不能张口,随后光荣殉国。

  同时殉国的还有参谋长赵渭滨、副师长邹绍孟等20多人。仅有王铭章的卫士等2人幸存。

  1938年3月17日后

  川军士兵继续巷战

  拼杀到最后一个人

  川军苦苦等待的汤恩伯援军一直未能及时到来。他们并不知道,汤恩伯援军已在15日夜自作主张不再执行对滕县增援的命令,改为“以求在临城附近与敌决战”。

  事实上,汤恩伯也没在临城与日军决战。当滕县血战到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,汤恩伯第20军团利用川军22集团军牵制住日军的机会,绕开滕县城,进入沂蒙山区了。

  台儿庄大战胜利后,在徐州的祝捷宴席上,孙震会见汤恩伯,询问增援滕县一事。汤恩伯支吾其词,一说“我不能当饿死鬼”,再问,又说“我跑到山里打游击去了”。

  当时,22集团军总部的译电员彭志辉在场目睹了这场对话。后来,川军抗战史专家何允中拜访彭志辉时,半身不遂的老先生用颤抖抖的声音愤愤不平地说:“汤恩伯说假话,当时孙总司令下令临城全城为他的部队打锅盔,让他们吃饱还带着走……”

  在王铭章殉国的同时,还在城东指挥巷战的364旅旅长王志远手臂中弹受重伤,城防司令张宣武双腿中弹,也受了重伤。如此一来,城内的指挥官非死即伤,有组织的抵抗已经停止。

  令人震撼的,在四周都是日军,指挥官几乎全部伤亡的情况下,滕县城中余下的几百名川军又自发与日军进行了长达1天1夜的巷战。他们死守一座座房屋,往往拼到最后一个人。滕县大规模巷战,直到18日中午才停止,零星的巷战直到更晚些时候才完全停止。

  川军在滕县守了两天多时间,城内城外共伤亡7000多人。

  此战为台儿庄大战争取了时间。徐州会战指挥官、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高度评价说:若无滕县之苦守,焉有台儿庄大捷?台儿庄之战果,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!

  2015年4月,像王愔一样,一位40多岁的父亲站在古塔旁鞠躬。然后,他告诉10多岁的儿子:川军在这里打过大仗。

[责任编辑:南充网]
    登录 (请登录发言,并遵守相关规定)
    关于果城网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商务洽谈 | 公司招聘 | 客服中心 | 网站导航 | 版权所有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4 08175.net. 南充网 版权所有南充网安备案编号:51130030390377蜀ICP备13009025号